据国家知识产权局11月9日消息,经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审议同意,《2018年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 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下称《推进计划》)正式印发。《推进计划》明确了6大重点任务、15个重点部分,共109项具体措施。中国已成为知识产权大国,随着知识产权价值的不断提升,知识产权相关的侵权案件变得层出不穷。

       知识产权维权一直都存在着维权过程难、维权成本高、维权赔偿低的痛点,同时随着网络的兴起,盗用变得轻而易举,特别由于摄影行业的特殊性,摄影行业的著作权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更容易被盗用,虽然摄影作品至拍摄之日起已享有著作权,但现代社会网络的高速,导致照片分分钟就能被下载使用,其知识产权更是难以得到完善的保障。

 

       这一怪象令消费体验大打折扣,更是给注重摄影主题原创的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创伤。其中,中国风艺术摄影开创者盘子女人坊就深受其害,一百多家同行业摄影机构在不同程度上均盗用了其摄影主题版权。

       2003年,盘子女人坊古装摄影正式登陆市场,凭借独特的中国风在市场上一炮而红,为尚未开发的中国风领域提供了范本。经过十五年的发展已拥有两大自主研发、具独立知识产权的品牌,中国风成人古装摄影“盘子女人坊”及中国风儿童古装摄“凤绫儿”。全国拥有40余家直营店及200余家加盟店,服务客户超200多万,一直领跑古装摄影行业。
       2017年,盘子女人坊开创了与影视IP合作的新方向,不惜重金拿下热门影视IP的官方授权将剧中原版人物复刻至中国风摄影市场。其中合作项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延禧攻略》、《九州·海上牧云记》、《扶摇》等众多热播影视,由冯绍峰和赵丽颖主演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主题也即将上线。
       而就在2017年,盗用者深圳古韵传奇不费吹灰之力将劳动成果纳为己有,不仅堂而皇之的盗版侵权,而且对盘子女人坊正当的维权行为大肆恶意诽谤,情节十分恶劣。如今法院判决古韵传奇进行经济赔偿的同时还要对盘子女人坊公开赔礼道歉,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古韵传奇又即将因侵犯名誉权被起诉。

       “经过我们15年的市场培育和带动,三、四线城市出现了不少盘子女人坊中国风古装摄影的模仿者,这些模仿者基本上都和盘子女人坊存在渊源,或者是到期的加盟商、合作者,或者是离职员工再创业。面对日益火爆的古装摄影市场,很多摄影机构直接采取了盗用版权、冒用商标或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来侵犯我们的权益,尽管无法撼动我们的行业地位,但依然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困扰,促使我们不断深化维权。截止到今天,我们已针对上百家情节相对严重的侵权者提起了诉讼,起诉标的达数千万,其中已判决、调解结案就有数十家,剩下的也都处于立案、开庭阶段。”盘子女人坊董事长杨健在采访中谈道。

 

       原创更是盘子女人坊的一张“王牌”。原创主题数量达1000余套,其中600余套已申请了著作权专利,且仍在以每年上100套的数量增加,每套作品的呈现都是从百人研发团队里经由创意、制版、设计、出品、检验等多道工序打磨而成。正因为匠心打造主题作品,作品推向市场后深受好评,这也让一些摄影机构嗅到了“商机”。

 

       面对侵权,盘子女人坊掀起维权打假风暴,上百家侵权企业被起诉,标的金额达数千万元。2016年,盘子女人坊以侵犯商标权、摄影主题版权为由,将素描小铺、秀色江南、印象中国风等11家淘宝商户状告至法庭,相继获得赔偿120万元;2017年至今,“婉约江南”摄影品牌“移花接木”非法使用盘子女人坊旗下商标被判赔23万元,并成功通过黑龙江大庆法院跨省强制执行;襄阳“婳纱”婚纱摄影机构大量使用盗版摄影主题被盘子女人坊起诉,支付37万元调解结案;福州“衣锦坊”婚纱摄影机构大量使用盗版摄影被法院判赔35万元,诸如此类的案件不胜枚举。









☝ 图为部分侵权商家主体公示 ☝

       据盘子女人坊董事长杨健先生透露:“作为长沙市版权优势培育企业,我们深知版权的来之不易及难能可贵,我们每年不惜耗费大量的财力、人力、时间成本,与侵权机构交涉侵权事宜,有些甚至长达几个月的周期,有些所产生的成本费用远高于惩罚的费用,但这些从未动摇我们维权的决心。盘子女人坊每年都会投入10%研发经费,每一幅影视剧主题的复刻都是斥重金授权而来,100%复刻剧中人物主题服装,每一幅原创作品都心系5000名员工日以继夜的辛勤付出,更是寄托了客户对盘子女人坊的信任,如果我们连自己的品牌都保护不了,让我们的客户承受蒙骗之事、让盗用者逍遥法外,那我们还如何谈将东方美推向世界大舞台这一宏伟的目标。在此,我们也借助媒体及群众的力量呼吁,拥护主题原创,打压“拿来主义”,对盘子女人坊的品质及服务进行监督,同时如有发现盗用盘子女人坊商标及主题作品的个人和企业,欢迎举报,我们必当重谢。”

       对此,中楚律师事务所曾鼎忠主任认为,首先,国家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性越来越完善,法院开始着力解决知识产权侵权“赔偿低”的痛点,加大惩治力度,提升违法成本,极大地提高了企业家创业创新的信心,打击了别有用心之人不劳而获的嚣张气焰;其次,创业者应该高度重视自己的智力成果保护,提前做好防范措施,诸如商标的保护性注册、版权作品的登记、专利的及时申请,力求面面俱到,并且积极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最后,也劝诫“拿来主义者”应当依法诚实经营,否则,惹上诉讼或仲裁,不劳而获终将功亏一篑。